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马的博客

都是走失的游子 才能在子夜里相逢 这一时的热烈 能温暖一生 ——《昙花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院  

2008-06-29 15:58:54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诗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小院是北方典型的农家院落,一溜六间土房,向南的大门,院落拥挤地分布着羊圈,猪圈,牛圈和放置柴草的土墙圐圙。小院没有树,故土的胶泥种不出树,但干干净净。牛羊粪都积起来做燃料,难忘的带了草香的炊烟就时时从母亲的臂弯里点燃,引导我们回家的路。
  这就是母亲住了三十几年的农家小院,只所以不叫母亲的小院,是因为院里还住着另外的一家人,我们按乡俗喊叔和婶,但没有任何血缘血统。
  小时候总奇怪母亲是如何给鸡做了记号,她能那样准确的认定,这颗鸡蛋是自己家鸡下的,而那一颗归婶家,因为两家的鸡在同一个小院里觅食生蛋。其实到现在也没有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唯一的可能只有母亲和婶互相谦让了几十年,在同一个小院里和睦相处了几十年。谦让多是一次或几次,几十年甚至于一生的谦让就该称为美德吧,我们传统的和谐美德。
  分不清的还有院子里的狗,不知是谁家的,吃两家食,守一处门。共用的一口水井,一起扎的,属于谁从来没有明确过。就连客人都是相互的,农家一铺大炕,客人多时就要“合并同类项”,而最高兴的自然是孩子们,增加伙伴不说,借邻家客人的光,改善生活是必然的。
  从初中断续离开小院已近三十个年头,每次回家和离开,总会生出诸多的感慨。土坯砌的小院有些破烂,但明窗净几仍焕发着盛旺的人气;母亲和婶都年愈古稀,身体也欠佳,但总有灿烂的笑容在多皱的脸庞漾起。
  小院养育了我的童年,给了我太多的快乐和慈爱,也培育了我宁静平和的信格。在爱与祥和中长大的孩子,绝不会张扬和尖刻,这也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成为系人心情所在的原委。
  闯荡多年后,终于在城市里有了窝,钢筋混凝土的居室,宽敞而明亮。然而,除了缺少可以徘徊构思的小院外,感到的多是平板的墙壁散发的冰凉,和坚实的防盗门表达的隔阂。
  最甚者,莫过于一样冰凉的面孔。上下左右的人们永远萍水相逢,看不见悲哀,也感不到喜庆,大家在一种无爱无恨的氛围中擦身而过。
  每个人似乎都能心如止水,维系人们情感的纽带哪里去了?世界是五彩缤纷的,何时变得如此漠然?阻隔我们的仅仅是钢筋水泥的墙壁吗?
  想念小院,想念母亲,想念婶婶,想念乡亲……

图:嫣然凝香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